郑州京广路隧道致命积水,问题何在?


此文章由 f9189eb2 发布于 2023-01-25 00:50:07


关键是预警和疏散



本刊记者/曹然 李明子 霍思伊


 “京广路隧道是最震撼的一幕。”7月22日,郑州市民赵先生家附近已经退水,街上的人车逐渐增多,路上有堆积的淤泥、少量积水和倒伏的树木。走到京广南路隧道口附近时,他才感受到“大灾难”的景象。


“刚开始,远远望去,只看到围观的人、听到嘈杂的声音,到近处才意识到,隧道口外的积水将近与隧道墙壁平齐。”他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道,“已经退水的入口是淤泥和废弃车辆,水中隐隐约约还有车顶露出。”


京广路位于郑州中心城区,是与郑州火车站西出口紧密相连的南北向快速路,隧道南起永安街,北至中原路,全长1.8公里,隧道内部为双向六车道,总高6米。


7月22日晚,郑州京广隧道还在排水中。本刊记者/李明子 拍


7月21日暴雨后,隧道积水曾一度淹到“京广南路隧道”几个大字中部。7月21日隧道排水时,打捞起两名死者,其中一人在北段隧道路口,为女士;另一人在南段路口。


“附近街区的积水都消退了不少,现在大家最关心的就是京广路隧道。”赵先生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在现场围观的不仅有市民,也有疑似失联者的家属,“希望抽水完成不会带来死伤人数的上涨。”


排水作业慢,此前无处可排


7月22日晚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在京广南路隧道入口处看到,在市民的围观中,应急排水抢险车“龙吸水”正将抽出的积水排往两侧马路。公开资料显示,“龙吸水”每小时可抽水3000立方。当天,救援队在该隧道抽水排水已超过18000立方。


救援队人士对媒体表示,两台“龙吸水”当天都作业达8小时,此外还有约二十台抽水设备配合作业。京广北路隧道原有13米深的积水,到22日下午已抽出8米。


相比郑州其他地区的内涝退水情况,京广路隧道的排水作业持续时间较长。对此,某地下工程设计院副院长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一是郑州各隧道都需要“龙吸水”排水,很难在短时间内向一条隧道调集更多救援力量;另一方面,在郑州总体内涝没有消退的前两天,即使加强外加机械水泵排水,“又能往哪排?”


据郑州市城市隧道综合管理养护中心数字化信息调度室信息,该中心管辖的6条城区隧道中,除经三路隧道可以正常通行外,其他5条隧道均有大量积水,处于断行状态。纬四路隧道、未来路隧道、红专路隧道、福元路-商鼎路隧道等均有抽水车自21日开始不断作业,但目前都尚未完全抽完。


调度室预计能在23日完成京广路隧道积水抽升作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关键是预警和疏散


一位熟悉京广路隧道设计的工程师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京广路隧道设计施工时,采用的是2004年版的《公路隧道规范》和《公路桥涵设计通用规范》。“一般来说,高速公路隧道的设计标准高于市政隧道,但因为京广路是一级公路标准,且京广路隧道长度超过1公里,总体排水及应急体系是按最高标准设计的。”


但是,即使是“最高标准”,也只能防范百年或五十年一遇洪灾。“说起来隧道防水有防、排、堵、截等多道防线,但主要是防渗水、排一般污水和积水,并非是应对特大洪灾。”前述工程师举例道,因为隧道内两侧的排水沟主要功能是排污,隧道入口的排水沟其实是日常状态下防止水灌入隧道的主要屏障。但即使是最高标准,这条沟的截面也只是50厘米*50厘米。


“京广路隧道(遭遇的)这种灾情,只能以确保人员生命安全为主,而不是一定要把水挡住或排出。”中设设计集团隧道专业副总工程师占学钊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下穿城市隧道都存在“两头高,中间低”的形态,把入口防护设置的特别高、“像烟囱一样竖在地上,不现实”。


占学钊指出,市政及地铁隧道排水系统的基本设计理念是“防住可防的水”,在超过设计标准的极端特殊情况下,即使增强排水能力,外部管网也没有能力承担,面对郑州这种降雨量根本排不掉,真正应当采取的办法就及时预警和疏散。


此前,北京师范大学风险治理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张强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强调,应建立有效的预警机制。预警的关键,不是有没有发出预警,而是效果如何、发布后的反馈如何。


占学钊介绍,在上海地区,类似的地铁停运、隧道关闭等重大防灾决策不是由地铁公司、公路公司自己可以决定的,需要上报市应急部门审批。但审批之后,防洪的策略是及时停运与疏散,“极端情况下,加高设防,未必是最保险的方案”。


“如果此前郑州能及时停业或放假,我觉得不至于出现这么大的损失。”占学钊说。


郑州市民马女士一直等候在京广隧道旁,直到22日深夜也没有离去。三日前,她14岁的儿子昆昆在京广路隧道失联,家人们至今寻找无果。


7月22日晚11时30分许,马女士告诉媒体,救援人员从21日下午开始抽水,水位已经下去很多,但目前隧道内积水仍有一米多深,“现在还不知道(儿子)在哪里,我想赶快找到儿子”。

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中国新闻周刊所有,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值班编辑:王琳


推荐阅读

欢迎关注中国新闻周刊视频号

(进入视频,帐号头像,加关注)

一座被洪水围困的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