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伸出手拽住男人的领带,红唇准确无误地印上他雪白的衬衫领子。


此文章由 40990d7d 发布于 2023-01-25 02:50:08

言情小说吧

❶ 火爆优质小说推荐
❷ 微信充值看小说
❸ 长按二维码,关注【言情小说吧】

温先生,撩表心意文/北流· 
        姜楚楚其人,持美行凶,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。她见到喜欢的定要染指一番,可偏偏在温九思面前碰了壁。起先,她垂涎他的锁骨与腹肌。他不动声色扣紧了衬衫上每一粒纽扣。 后来她笑容虚伪,“温先生,你能给我撑腰么?”温九思淡笑着揽她于怀,三千星河,唯独她闪耀如故。
所有人以为,是小妖精拿下了唐三藏。只有他心底知道,从始至终,他心之所向,独她一人。
他是她的药,可她是他的命。

我要试读




 
      南城最贵的咖啡馆,一杯普通美式也能轻轻松松标上三位数的价格,许多人就算想来享受一番,也得衡量一下自己钱包的厚度。绿植掩映的雅座上,服务生将冒着热气的红茶小心地放到女孩儿面前的时候,忍不住又看了看她。她长得真是漂亮。女孩儿对面的英俊男人不耐烦地挥挥手让服务生下去。男人一双凤眼此刻敛了惯有的风流,带着点讨好,小心翼翼地看着女孩儿。楚楚,周末我带你去度假吧“......”要不去马场?你上次不是觉得骑马挺好玩儿的?“......”你上周说过,你一个朋友拍到了安莫拉比的宝石,我去联系她,帮你买过来好不好?“......”长时间的拉锯使对面的女孩儿失去了倾听的耐心,她意兴阑珊地拨弄着自己的指甲,妆容明艳,衣着像是某本杂志封面上的搭配,整个人精致得甚至隐隐有点浮夸。见她一副漠视到底的架势,男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楚楚,早上我只不过是不想你穿这条裙子,你就要跟我分手,是不是太无情了些。说着,男人的目光掠过她,眼神微黯。而且,我的话,你不是从来没听过?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的细微动作,没有逃过姜楚楚的眼。姜楚楚抬起头,突然笑了。她手肘放在桌前,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敲了敲桌面,身子前倾,漂亮的腰背极力凹出一个名模造型,越过桌子,她毫不避讳地打量着男人,声音甜笑着。袁珂,你搁我这演了一个月体贴男友,都憋坏了吧。——话却难听又庸俗。袁珂顾不上想这些,在她刻意地注视下,犹如一阵电流麻酥酥地流过他的全身。他轻咳了一声收回目光,揉揉太阳穴,语气无奈。楚楚,你非要这么讲话么?姜楚楚摊了摊手,一下三扭地坐回去,带了厌倦。袁家二少,满南城谁不知道,交往过的女人如过江之鲫,34D都是最低标准了,跟你分手,我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——实不相瞒,我是个柏拉图恋爱的忠实拥护者。话说到这份上,袁珂也看明白了,眼前这个女人就是铁了心要分手,说什么都不好使。可是——他望向一脸无辜地女人,五官、身段、声音、举止,无一不美,她笑起来仿佛窗外的整个儿春光都要给她做了陪衬,倾尽整个南城,也再找不出一个她这样的尤物。他沉吟良久,下定决心似的,强制地抓上她的手腕。楚楚,我不在乎你之前有过多少个男朋友,如果你没有安全感,我们可以订婚。啥玩意?订婚?袁珂脑子坏掉了吧。姜楚楚上下打量着一片赤诚的袁珂,毫无疑问,他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。放眼整个南城,无论是明撩还是暗地里勾搭,姜楚楚堪称是这些富贵公子哥心中最想交往的女人,他们可以把她捧在手心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可以在她皱一皱眉时,恨不得将整个南城都买下来连整个人一起,匍匐在她裙下。但是要说娶她?避之大吉还差不多。姜楚楚摇了摇头,这袁柯真不愧为浪荡二世祖的楷模,宁可做戏做全套,要娶她这么一个处境尴尬的人。
看着袁珂炙热的目光,其中那种熟悉的占有欲让姜楚楚突然失了兴致,她拉下了脸,那双雾蒙蒙的大眼睛再也不肯施舍给对面的男人哪怕一丝目光。窗外春光明媚,她声音冰冻三尺,端的高贵冷艳。她的声音没什么诚意。不如袁二少回家问问你父母和你哥哥,等你真的能娶我时,我再考虑也不迟。这句话过后,无论袁柯再怎么劝说,姜楚楚都一副我不知道我听不见我对面没人的样子,甚至掏出手机来刷起微博,尽管演技极为不走心,但胜在主题易懂,男人逐渐哑口无言。袁珂接了个电话,似乎是在催促他处理什么事,他撂下电话叹了口气。楚楚,这件事我们改天再说,我送你回——”话音未落,对上姜楚楚更加露骨的忽视,袁珂终究没全部抛下富二代的自尊,再自取其辱下去。他阴沉着脸离开了。袁珂走了,姜楚楚舒了一口气,放下装模作样的手机,视线在侧方的玻璃饰品上扫过,确认自己依旧妆容完美,这才扭头向左看去。隔着三五米远,另一个角落里,坐着一个男人——温润的气质,五官英俊却没有丝毫的侵略性,只一双清疏的瞳,透着股子内敛与淡漠,让人在遐想与清醒之间,不自觉地沉沦。一个皮相与气质都是顶尖的男人。那人已经看了她许久,从她和袁珂坐下不久后,这男人就来了,姜楚楚理所当然认为这代表着某种信号。正值春光乍泄,发展一段新的恋情,好像没什么不好。姜楚楚心思一动,顶着男人若有所思的目光,正要婀娜多姿地起身——一个女人匆匆而来,在他对面落座。男人于是收回了目光。原来名草有主啊。姜楚楚只得将扭了一半的腰肢硬生生扳了回来,有气无力地坐回了位置上,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新来的女人。这一瞥,姜楚楚心里那点儿来不及升出的愁绪,飞快地化作了看好戏的目光。真是巧了,来的人是姜明珠——她的好妹妹。姜明珠拨弄了一下碎发,小脸由于害羞而微微泛红。温医生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不要紧。温和的音色,语调却低沉性感,极容易让人联想到午夜时分,床笫之间的风光旖旎。姜楚楚身体酥麻了一下,直想把他......或者被他扑倒。姜楚楚索性歪着脑袋,手托香腮,正大光明地偷听着——反正是男人先偷看她在先,姜明珠又沉迷男色选择性眼瞎。姜明珠礼貌地招来服务生,点了两杯蓝山咖啡,又扭头说道。这里的咖啡很好喝,我同我母亲经常来,温医生也尝尝。她的举止在姜楚楚看来做作极了。姜楚楚眯了眯眼,心底里大呼有趣,姜明珠上个月才刚订婚,订婚对象还是她之前的某一任男朋友呢,也是个帅气的商业精英,她怎么这么快就耐不住寂寞一枝红杏出墙来?仿佛全然未察觉这里有个偷窥者,咖啡端上来后,男人果真尝了一口,端着咖啡的手放了下来,又闲聊般开口。姜小姐和家人的关系看起来很好?姜明珠的视线还落在男人握住杯子时骨节分明的手指上,闻言羞涩地点了点头。小说精彩后续戳!
推荐文章